憧刽酱

占tag致歉

我……我只是想问一问有没有人吃all侦探qwq
有吃的一起搞个群一起玩一起交流啊qaq
all侦探真好吃啊啊啊啊啊啊——(暴风哭泣)

【all布布路】是谁杀死了知更鸟?

2.饺子:刚才眼花了……?哎呀疼疼疼!谁拽我辫子!

注意事项:
1.本文复活+性转,不喜的话请点击右上角退出
2.因为性转所以本文的布布路是女孩子!!!!请注意!!!
3.完全无关的标题
4.本章吊车尾齐了——但是请不要吐槽时间好不好,本来就是这样的
5.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6.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7.我!马上!一定!现在!去码字!
 

当布布路醒来之后,已经是9点多了。
布布路从床上爬了起来,穿好衣服,又从床上跳了下来,跑到窗子那儿看了看
“辣(那)个……是太阳?”
布布路趴在窗户上看着外面遥远的太阳,看了一会儿,从窗子旁离开
还是第一次看到太阳呢……毕竟家里外面的森林的树十分茂盛,严严实实的就算偶尔会有阳光照下来,但也基本看不到太阳
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布布路这样想着,然后背上了棺材,下楼吃早饭,虽然现在吃早饭的话比较晚了

布布路一边吃着早饭,一边把自己的思想放空,一边看着本子,真不知道她怎么做到这样的
“今天要干什么呢……要怎么赚钱呢……?”
布布路看着本子这样发着呆,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如果不赚卢克的话,这些卢克是不够的,就算住宿也只能再住两天……布布路翻开了目录
“关于赚钱”这四个用黑笔写的字如此醒目
布布路连忙犯到了那一面,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
“如果没有卢克的话,你可以去试试当赏金猎人,不过凡事要循序渐进,你可以先从比较简单的任务开始~”
太好了……!
胡乱地把食物全部吃完,把本子放进口袋里就跑了出去,那速度可能是她有始以来最快的一次吧,当然也就是因为这样,她忽略了人们口中正在谈论的热点:“食尾蛇”,还有“五天王”

当在布布路第十五次站在了那家旅店之后,她终于跑去问了路
虽然问的时候那人一脸奇怪就是了

在又经过了一系列的迷路与问路还有麻烦的登记的之后,布布路终于艰辛地来到了任务版面
其他人看着她一脸好笑
“这么小的姑娘也过来?怕不是过来玩的哟”
“呵呵,她是要干什么啊?”
……↑等等如此的话,不过咋们的布布路并没有在意,只是看中了一个比较简单的任务,然后撕下来,交给了柜台小姐姐

……

一个月后
一位背着巨大棺材的娇小少女在街上蹦蹦跳跳地向前走,看起来十分开心的样子,怀中还抱着一个长相奇怪,皮毛是红色的怪物,手里还拿着一块蛋糕喂着那个怪物,这样奇怪的少女实在是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这位奇怪的少女就是布布路,此时此刻的她,正在做着一项任务,这个任务也不算是太难,对她这种还在D级的赏金猎人来说
什么?你问她为什么抱这个长相奇怪的怪物,那个长相奇怪的怪物是谁?
看到那个皮毛是红色的,已经基本能猜出是谁了吧?
对,没错,就是四不像,被布布路给捡到了
——这可真是个天大的巧合
至于,你问她是怎么捡到的
请让我们把时间调回五天前——

布布路正在执行一项简单的护送任务,就在晚上那会儿,她正在营地里帮忙守夜,旁边放着自己的棺材,看着篝火发呆时,一个地方突然传来了“沙沙”的声音,布布路那野兽一般的听觉与视觉帮了她很大的忙,她慢慢站起身,生怕发出一点声音,然后轻轻地走向传来声音的地方,她全身紧绷,已经做好了戒备,然后——
她看见了,一只红色的,叫不上来的,明显是受了伤的昏迷怪物
她突然被萌到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这个怪物好可爱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它长得那么奇怪,虽然不知道它是什么怪物但是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不知道你的萌点在哪里。(冷漠脸)

紧接着,就和你们想的基本差不多了,布布路带着这个叫不上来名字的怪物回到了营地,拿出了大概,可能,也许是在十天前买的绷带与药膏(因为布布路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买的了),对这只怪物的伤口进行了“简单”的处理,然后看着这只怪物,又一次发起了呆
但是这一次发呆时间很短,她突然站起来,转身走进了黑暗一片的森林
过了没多久,她又回来了,手中还抓着一只肥兔子
把兔子绑好,她又拿出一把刀,轻车熟路地开始处理这只兔子,一边处理还一边哼着歌,似乎很开心的样子,但是这样实在是有些让人毛骨悚然了
处理完毕,她似乎很满意,然后随手拿起了地上一根干净的树枝(提前准备的),把兔子插好,一边哼着歌,一边烤起来了兔子,还不忘把兔子皮收了起来,毕竟这可是好东西,当然也没有忘记地上的血迹与刀,毕竟血腥味可是会引来一些比较麻烦的东西的

过了一会,兔子烤好了,布布路把兔子拿了下来,用一把新的刀把烤好了的兔子切成一块一块,然后放在也是提前准备好的盘子里,然后推到了那只怪物的旁边,那只怪物在她正在处理兔子的时候就醒了,它可能是想逃跑吧,可惜的是,它动弹不得,因为布布路那糟糕的包扎技术直接把它缠成了一个球,想动都动不了,而且,伤是在它的腿上,那里缠的最多,它发出了“布鲁,布鲁”的声音来抗议,然而布布路权当没听见,继续干自己的事
但是在把那盘兔子肉推到那只怪物旁边之后,她就解开了部分绷带,这样的话那只怪物完全可以自由活动,并且能走能跑能跳真的不知道她是有意的,还是不小心的,那只怪物好像对美食没有任何抵抗力,马上就吃起来,布布路坐在地上静静地看着这只怪物吃吃吃,一个没控制住,布布路那不安分的手慢慢地接近那只怪物——

她成功了,她的手成功的摸到了那只怪物的头上,然而那只怪物似乎并没有在意,而是依然低头吃着那些兔子肉
——毛,毛绒绒的——!
布布路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但是她突然又冷静下来
“叫李(你)什么好呢……?”
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叫它,但是,突然之间,她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对她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有了,看李(你)什么也不像,就叫李(你)四不像好了!”
布布路这样很开心地这样说

从那之后,布布路的怀中就多了一只红色的怪物,而她也在努力地接任务,以此来养四不像,因为她发现四不像非常喜欢吃,尤其是肉,甜食,水果,而布布路对四不像是完全宠爱的态度,所以,她每一次空闲的时候不是在喂四不像,就是在为四不像买食物的路上
……真的是对它非常宠爱呀

让我们把时间移回现在,这一次的布布路是为了执行一个任务来到这个说繁华也不繁华说贫穷也不贫穷的城市,但是我们先不说她现在在干什么,让我们先把视角转换到我们的熟人那边——

距离布布路死去,已经有四年了
赛琳娜他们今天来到了这个城市,正是为了执行一项任务来换取学分,嗯,是什么任务暂且不说,之后会揭晓开来
在布布路死后,他们虽然每次做任务时会顺利一点,但是,却少了什么
每次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总是会不约而同的想起那个小太阳一般的笨蛋——
——为了保护赛琳娜而死了的笨蛋
真是的,明明,明明她完全可以躲开那一击,为什么那个笨蛋还要扑上来挡住她呢?
赛琳娜想到这里,眼睛有一些红,但理智告诉她,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哭出来,这可不是哭的时候,如果还在为这种事伤心的话,估计在天上的布布路都会笑他们吧,更何况,她已经变得更加成熟了,是不能再为了这种小事哭泣的
……虽然依旧很痛苦
赛琳娜突然看到饺子停了下来,她问,怎么了,饺子摇摇头,说并没有什么事,然后就在他走过来的时候——
他突然又是一顿,并且向后歪过去,口中还叫道:“哎呀疼疼疼!谁拽我头发!”
帝奇和赛琳娜以外同步地向饺子身后看去,而饺子也在这时候向后看去——
他们几乎以为看到了已经死去的布布路。
赛琳娜,饺子,帝奇:我瞎了?

其实布布路很委屈
就在布布路打算去完成这个任务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了一个让她在意的东西,还在不停的动
被这个黑色的东西吸引住了的布布路自然没有在意前面的布料
这是什么?布布路这样想着,然后几乎是本能的,她拽住那个东西,然后向后一拉——
“哎呀疼疼疼!谁拽我头发!”
她才明白,这是别人的头发,然而来不及逃了,她已经被三个人围观了
……我可以退回一分钟前吗?

其实饺子更委屈
因为他在人群之中好像突然看到了布布路,身后依然背着个大棺材,他甩了甩头,再仔细看看,又不见了,他嘲笑自己,太想念布布路了,都出现幻觉了,于是在赛琳娜叫他的时候,摇了摇头,便想要走出一步,也刚刚好是这一步——
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头发被人拉住,并且用力地向后拽了一下——
“哎呀疼疼疼!谁拽我头发!”
然后就是这样了



————————————小剧场——————————————
饺子:所以,我的第一次出场就是这样的?
作者:是啊,你至少让布布路好奇起来了
四不像:布鲁,布鲁!(翻译:无知的奴仆们!我比你们都先出场!)
黄泉:你是不是忘了本大爷!
布诺:还有我
精英队和双子导师默默蹲墙角……毕竟真的不可能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出场

感觉这一次已经完全丢掉了逻辑……

【all布布路】是谁杀死了知更鸟?


                                1.布布路:撒娇什么的真好厉害!要谢谢大哥哥!

注意事项:
1.本文复活+性转,不喜的话请点击左上角退出
2.因为性转所以本文的布布路是女孩子!!!!请注意!!!
3.完全无关的标题
4.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5.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6.我!马上!一定!现在!去码字!

嘿!你们好!我叫布布路!今年12!是一个女孩子!
额……我还想说什么来着?
忘了……算啦不管啦

我和我的爸爸住在一个大大的森林里,我记得,好像偶尔这里会有人过来,他们有些人,好像是被大家叫做四天王来着……真不知道这么中二的名字谁起的……
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一个大哥哥,大哥哥叫做黄泉,我除了他的厨艺之外,其他都蛮喜欢的,不过也有让人不明白的地方,比如为什么大哥哥只有半张脸呢?

啊啊,先不说这个了,我啊,有一个严肃而又伟大的决定——
我,想要离开这里,出去游览蓝星的风采!
请不要问我我是为什么产生这个想法的好吗……好吧其实是我对外面的世界好奇了……毕竟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森林,也难免对外面产生好奇嘛……
而且,我每一次看书的时候,都会被书中的景色吸引,就算是一本年历表,毕竟,里面写的东西很吸引我,什么大海啊,陆地啊,城镇啊……什么的,书上的那些描写,实在是让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真的,好想看到啊……
但是呢,这个想法我没有跟爸爸说,而是去找了大哥哥,毕竟听说大哥哥经常在外面,对外面的世界也一定会懂得更多,所以跑去问了大哥哥……其实不和爸爸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怕爸爸担心我的安危……毕竟,也曾经受过伤,虽然很快就好了,但是这件事爸爸还是知道了……有一些对不起爸爸,毕竟爸爸那么忙,总是忙这忙那的,我也不想拖爸爸的后腿……所以,我这一次不仅是为了出去游览蓝星,还想要锻炼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强!【星星眼】
(说白了就是想要出去【bushi】)

先……先不说这个了,我和大哥哥说了这个想法之后,他思考了一会,然后笑着摸了摸我的头,说下次见到我时,会给我带来一些对我来说会有用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稍微有一点点期待,但是大哥哥的笑容,看右边脸很好看,看左边脸……唉是不是跑题了?(一脸懵逼)
然后再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大哥哥给了我一个小本子,听大哥哥说,这里面写着很多正常人(不知道为什么,这里大哥哥棒读了……)的生活的注意事项,我翻了翻,可能,至少,有个百八十条吧……
说起来我难道不是正常人嘛?为什么还要给我这个?(你不是)

后来呢,我跑去问了爸爸,我可不可以离开这里,出去游览蓝星的风景
爸爸原先是不同意的,可能是怕我出去受伤吧,先不说我是怎么让爸爸同意的,我记得那本小本子里忘了是那一页有着这样一句话
“对于你的父亲,如果他不同意你出去的话,那就撒娇吧”
所以,从来没撒过娇的我(因为不知道怎么撒娇),第一次,撒了娇。
还是抱住大腿的那种撒娇
我记得爸爸当时的表情,非常奇妙,那是一种我完全无法形容的表情,在我抱住他的大腿的时候,非常明显,爸爸试图将我甩开,但是我抱的十分紧,而且爸爸也没太用力,所以爸爸完全没有办法甩开

可能过了十分钟左右吧,爸爸终于同意了,但是爸爸好像还是不太情愿的样子唉……没关系吗?
后来,爸爸拖过来一个棺材,让我背着它,还说尽量不要摘下来,我拿起了那个棺材,稍微掂量了一下,有一点重,我打开了棺材盖,里面装着一个帐篷,一些衣服,一些简单的食物,还有一些简单的医疗用品,还有……一把小刀?这是干什么的?
爸爸说是出门一定要带着这些东西,然后又递给了我一个卡卜林毛球,说是如果有什么事的话,给他打这个就行了
其实我还有一个卡卜林毛球,是大哥哥给的,而且,大哥哥还说了和爸爸一样的话……
你们怎么一模一样啊?
说起来,卡卜林毛球怎么都一模一样啊?我要怎么区分?不过,大哥哥给我的卡卜林毛球,是有骷髅头的图标的……好奇怪啊

后来呢,爸爸让我出来,让我背上刚刚那个棺材,这个棺材对我来说实在不算重,所以我很轻松地就背上了它,背上它之后,爸爸又蒙住了我的眼睛,还牵着我的手,走了一会,然后放开了捂住我眼睛的手,我才发现这里已经不是家附近了,而是一个完全没有见过的地方,当然也是森林,在我的眼中,也没什么不同
爸爸说,如果我在一天之内没有走出森林的话,就不能出去,只能待在这里了,然后爸爸就离开了
我一定不会这样的!我一定,一定可以走出这个森林的!
在爸爸离开之后,我背好了棺材,然后坐了起来,我四处看了看,然后凭着直觉,朝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关于我的方向感,我其实还是蛮相信我的方向感的……









在我经过了至少十次那个非常大的树了之后我放弃了这个思想。

谁知道我会迷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叹了一口气,顺着这个大树坐了下来,我打算休息一下,毕竟我已经走了很久了,但是其实一点也不累啊……
然后……要怎么才能出去呢?我可不想一辈子都无法离开这个森林啊。

只能说,我运气真好,就在我思考的时候,有一队不知道干是什么的队伍出现了,虽然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但是在我的眼里,就像是救星一样的存在,虽然十分唐突,但我还是冲了上去:
“哼(很)抱歉……!请问……能不能帮窝(我)一个忙?”

然后我解释了大半天,才让他们同意了我的要求,让他们把我带出森林,他们都是很好的人!
虽然,我废了很长时间才解释清楚,还差点咬到舌头几次……

不过呢,在经历了千辛万苦之后,我终于来到了离这个森林最近的一个小镇,在告别了那个队伍之后,我在小镇上漫游着,虽然我完全不想引人注目,下本子上也这么写的,不过我身后的棺材倒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目,所以果然还是不太自在
不过过了一会儿之后呢,我成功的找到了住宿的地方,能在天黑之前找到住的地方实在是——太好了
夜晚的时候,我躺在住宿的地方的床上,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看着窗外,看着看着,想着想着,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小剧场——————————————

布布路:能出来实在太好了——(伸懒腰)
赛琳娜:所以说,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场?
作者: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下一章或是下下章吧(推了推不存在的眼镜)
精英队:那我们呢?
作者:……还没想好
黄泉:我感觉本章本大爷就是跑龙套的吧……
作者:是啊,不过之后会有你的主场的,就期待着吧
布诺:黄泉!你净骗我闺女!下次别来了!滚吧!
黄泉:岳父大人我错了!
布诺:……你刚刚……说……什……么!!!!!!!(掏枪)
其余人:-_-||汗 黄泉你这是自寻死路啊……
布布路:嗯?发生了什么?爸爸怎么追着大哥哥打?

【all布布路】手动复活

1.本文复活+性转,不喜的话请点击右上角退出
2.因为性转所以本文的布布路是女孩子!!!!请注意!!!
3.序章,所以短小……但是我保证之后每一章都会1000+的!(flag)
4.更新很慢……所以……
5.布布路他最可爱!
6.开始吧!我发完就去码字!(光速溜走)




黑暗,黑暗,黑暗
没有边际的黑暗
我在无边的黑暗中,奔跑着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跑,但是我只是知道,我该跑,一定要,跑出这黑暗
就像一种本能一样
我不知道在无边的黑暗中奔跑了许久,突然,一大片白光进入到我的眼睛中,这让习惯了黑暗的我十分不适,我下意识的挡住眼睛,白光越来越强,等到白光完全将我吞没时,我睁开了眼睛
——一片白色,看起来是墙的东西
我想要坐起来,可是身体不听使唤,完全动不了,只能让眼珠子到处转动,也看不到什么,也不过就是白色罢了
……起不来
突然,视野中进入了一个人,这个人有着棕色的头发,然后……然后……嗯……不知道怎么形容,感觉就是一名……嗯……中年……中年男子?是这样形容吗?感觉好奇怪啊……
想要做些什么,但是身体也不能动,很不舒服的感觉,这个时候看起来很温和的中年男子好像对我说了句话……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以那个口型来看……可能是,bu——bu——ru
buburu?这是哪个人的名字吗?
……等一下,名字是什么?
就在我努力的思考时,那个看起来很温和的中年男子退出了我的视野,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但是过了一会,他再次进入了我的视野,身边还有一个只有半张脸的男人,说句实话,那个半张脸的男人真的有点把我吓着了
然后那个看起来很温和的中年男子对那个半张脸的男人说了什么,然后,那个男人把我扶了起来,可在他松开手的那一刻,我又倒了下去
……我就不能坐起来嘛
那个中年男人皱了皱眉,又不知道了说了些什么,然后那个只有半张脸的男人离开了,过了一会儿,他回来之后,手里还拿着什么
然后,那个看起来很温和的中年男子把那个东西扎进了我的手臂……
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https://charat.me/avatarmaker/create/

@DEAR SORROW 对不起我把你家御侍画的好丑……
一个同人
有什么不对的请拜托指出(土下座)

好久没画缘天尊了
把人设翻新了一遍(已经是换人了吧!)
其实……这次也稍微有点性别不明
但是我说它是女的你信吗
连我自己都不信

【食之契约】关于新年

#唔,依旧ooc预警#
#农历2017的最后一天#
#怎么说都应该有点表示吧#
#虽然十分迷#
#我家御侍,你猜是哪个#
#我觉得十分好猜#



1.
当问到自己眼前这位金发少年时,少年明显愣了一下
“新年……?不是已经过了吗?”
“啊……不是啦,虽然阳历上是已经过了,但阴历的话,是明天。”
“这样啊……”
少年低下头,不知道是不是在思考刚才的那个问题
早晨的阳光撒在了少年的脸上,点点的阳光显得少年的轮廓是那么不真实。
少年抬起头,笑了笑,说:
“我……希望御侍大人可以不要再做那些非常危险的事了,”少年说着正了正脸色“就算那些事情在御侍大人眼中不危险。”
2.
当问到眼前的青色衣服的青年时,青年没有回答。
只是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此时已是中午了,冰场的地面被灯的光亮变得闪闪发光 过了一分钟,青色衣服的青年依旧低着头,来人觉得应该问不出什么了,刚转过身打算走,便被青年的声音拉住了。
“我想起来了,我希望什么……”
“我希望御侍大人平安,但就算御侍大人做出了天理不容之事,”
“我也会坚定不变的跟着御侍大人的”
青年把目光对上来人,眼中满是坚定。


3.
“唉,吾吗?”
高傲的青年在月光下愣了一下,随即喝了一口红酒。
来人知道青年这高傲的性子,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会拒绝回答的。
至于你说那百分之一?哦,那是不可能的。
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的来人,却还是不满的撇了撇嘴,抬起腿打算去找下一个人,却被青年一把拉住了
“吾倒是没什么愿望……不过吾希望能打过那个白痴;”
青年抬起头,又喝了一口红酒。
月光并不是很明亮,但微弱的月光依旧把青年照的很是神秘。
虽然青年会回答很惊讶……但这个回答倒是不出预料,无趣的撇了撇嘴,刚想开口吐槽吐槽青年,但青年突然开口道:
“那么,御侍大人”
“汝有什么希望吗?”

4.
御侍大人因为这个问题低下头,彻底沉默了。
红酒又喝了一口红酒,倒是不着急御侍的回答。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
“那你……能不能稍微等我一下。”
“我待会,会说的。”
此时御侍大人的声音变得失落,哀伤,还带着…… 浓浓的情愁。
红酒完完全全愣住了。

5.
“就在这里吧。”
卷黑色双马尾的少女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子,身后还跟着红酒。
少女蹲了下来,然后把袋子里的东西全部拿出来——都是纸钱
“……”
红酒完全不知道少女在干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她待会说的东西,很有可能和她所做的事情有关。
少女拿出打火机,点燃了纸钱,然后放在了地上,又拿了几张纸钱继续着着火烧。
红酒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着,说实话,能让他这样的情景真的很少。
一边烧,一边,少女口中还嘟嚷着什么,只是红酒没听清。
等到少女把所有的纸钱烧完之后,红酒腿也站麻了,少女转过身来,露出一抹苦涩的笑。
“红酒啊。”
“我希望,是世界可以变得平安,幸福,大家也是一样,”
“可是,我果然还是存在着我的私心”
“希望那个人可以回来,”
“我是那么爱他,他也那么爱我”
“可是呢,他却抢先一步,魂归西处”
“我只希望,他能回来”
少女在说话的时候,声音已经变得哽咽,在说出最后一句话时,已经泣不成声
“吾心所思,何日归兮?” 少女抬起头,带着祈求的眼神



……

汝心所思,永无归兮。

【食之契约】今天也是御侍大人将被气死的一天呢

#ooc预警#
#啊,只有一个御侍#
#飨灵们只写我有的#
#这一次御侍大人是林灵#
#小学生笔文#


御侍大人有一个小本本
专门记飨灵们日常搞事的情景
年末算总账
搞事的飨灵最终都会很惨
某一天小本本不见了
于是御侍大人不记很多
改记深刻的了
但御侍大人记性不好
所以谁被逮着谁倒霉



完全,睡不着呢
林灵在床上翻来覆去
果然还是起来吗……?
林灵又在床上躺了会儿,还是起来了
好困……连着三天失眠了
一看时间,还是凌晨一点
要不……看“那个”吧
想到这个,林灵一下子兴奋起来,马上跑去开灯
想看很久了呢……放哪里了?
打开电视,带好耳机,关掉灯,抱好枕头
看恐怖片一定要有一点气氛吗~
然而,影片一开始,立马,林灵被吓到了
“这,这个是……!”
小,小黄片!!!!!!!!!!!!
林灵转头一看装碟子的盒子,上面写着:
A,V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谁TM给我换掉的!!!!
现在不敢出声……怕大家被吵醒……怎么办怎么办啊
只能先打开灯,然后关掉AV了
但是正当林灵想要关掉电视机时,正好播到最刺激的一段
于是林灵眼睛瞎了【bushi 流血了

第二天,眼睛上缠着绷带的御侍大人把所有R以上(包括R)的男性飨灵召集起来,笑眯眯的问:

“请问,这盒AV是谁的?主动承认的话我保证不把他五马分尸”

梗来自《我的姐姐出现在AV里》

【食之契约】两个人的对比

#还是ooc#
#虽然没有飨灵#
#这次是两个人的各种对比#
#与不同#
#虽然是性转,但是他们两个是一个世界的#
#男御侍叫林翎#
#好像有点剧透了,虽然很努力的掩盖中#
#短小,以后可能会慢慢加,所以这个可能会是修改次数最多的一个了#

1.两个人都不太是喜欢红酒

2.林灵的酒量十分好,就像一开始说的一样,所以作为(大概?)镜面的林翎,是个一杯倒

3.林翎没有味觉,所以作为另外一面,林灵的味觉非常敏锐

4.林翎遇到不想让飨灵们知道的事情被某个飨灵知道了会脸红,而林灵就特别简单粗暴——威逼利诱

5.这很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互换了性格

6.他们原职业都是一个——

7.军人。

8.他们都有点疯狂

9.林灵在二十岁之前有着超级幸运体质——只要不是自杀都不会死,而林翎则是一直只有老死才会死去

10.林灵有一个双胞胎弟弟,林翎是独生子

11.两个人和堕神们的关系都很好

12.林灵喜欢色彩,相反,林翎更喜欢无颜色的

13.但是两个人都喜欢画画

14.两个人对樱之岛都没什么好感,更不如说是讨厌

15.但是由于甜食是他们唯一交流的下午茶,而有好多甜食都来自樱之岛,而且长得好看

16.于是就没有于是了